首页 > 新媒体 > 微信

百年煤炭工业城华丽转身,徐州如何做到的?

2017-06-23 09:37:48



2013年,我国首次出台关于资源型城市可持续发展的国家级专项规划——《全国资源型城市可持续发展规划(2013—2020年)》,徐州等23个城市列入再生型城市。并明确到2020年,基本完成资源枯竭城市转型任务。距离任务节点还有不到3年。


《规划》共界定了全国262个资源型城市,并根据资源保障能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差异,将资源型城市划分为成长、成熟、衰退和再生四种类型,明确了不同类型城市的发展方向和重点任务。


四类资源型城市:

1

再生型城市23个:徐州等

2

成长型城市31个:鄂尔多斯、榆林等

3

成熟型城市141个:大同、阳泉等

4

衰退型城市等67个:阜新、抚顺等

从这说起


徐州转型记


陈锐昌1986年大学毕业,1991年来到徐州,成为一名公务员并定居于此,对这个城市的第一印象:“黑、脏、乱,就像一个大水泥厂。”如今,他在城区出行,500米必有一处5000平方米以上的绿地。


从“水泥厂”到“城市公园”的变迁,折射出徐州转型之路。这个千年兵家必争地、百年煤炭工业城,面临资源枯竭的困境,近年来尝试新的发展模式对冲下行压力,探索新的发展路径突破制约瓶颈,闯出了一条老工业基地的全面振兴之路。


向生态城市、绿色城市转身



湖水清澈、水草丰茂、果木葱茏、群鸟栖息。走在位于徐州贾汪区的潘安湖湿地公园内,难以想象,几年前这里还是荒凉的采煤塌陷地。


“贾汪”得名于明朝万历年间,因泉水汇集成汪,临汪而居的大多姓贾。但130余年的煤炭开采,让“泉城”变成了“煤城”。最多时有250余座煤矿,留下13万亩采煤塌陷地,耕地损毁、房屋开裂、生态破坏。


“痛则思变,转型突围。”潘安湖风景区管理处总规划师王宝玉说,近年来贾汪区实施塌陷地综合整治,累计投入资金约6亿元,治理总面积达6万余亩,完成了潘安湖等地的生态再造,被评为国家4A级湿地景区。


“贾汪之变”正是徐州的缩影。作为江苏唯一的老工业基地和资源枯竭型城市,徐州先后对18万亩采煤塌陷地、3.4万亩工矿废弃地实施生态修复。同时,加快淘汰落后产能,对环保不达标的企业予以淘汰、关闭、转产,在主城区范围内全面淘汰燃煤锅炉。


中国矿业大学教授常江长期关注和研究徐州经济社会发展。在他看来,除了采煤塌陷地治理,黄河故道开发也至关重要,都是将“生态包袱”转变为“绿色资源”。


“无风三尺沙,黄土埋庄稼。”这是徐州倪园村村民的集体回忆。5000多亩土地,荒地占去大半,人均年收入一度不足3000元。2012年,徐州在江苏率先启动黄河故道综合开发,对234公里的故道沿线、405万亩区域实施生态修复,并让22万沿线贫困人口全部脱贫。


对于住在城区的陈锐昌来说,感受最深的变化是绿地数量大幅增加。徐州结合棚户区、城中村改造,对老城区10亩以下的拆迁地块不再出让,全部用于街头绿地建设。


“这需要很大决心,真正体现了‘一切为民’的政绩观。”陈锐昌说,现在市区公园绿地有170多个,城市人均绿地面积达16.5平方米,在江苏乃至全国都属于较高水平。


2016年,徐州获得“中国人居环境奖”——全国人居环境建设领域的最高奖项。常江认为,这标志着徐州围绕推进资源枯竭城市转型,摆脱了对煤炭资源的严重依赖,努力向生态城市、绿色城市、山水城市转身。


从“煤炭依赖”转向产业多元化


生态修复的同时,徐州的产业转型也加速推进。作为这个千万人口大市的“名片”,徐工集团成立以来始终位居国内工程机械行业前列,当前更全力提升智能制造水平。一季度其主导产品汽车起重机销量增长150%,挖掘机销量和销售收入增幅均超100%。



走进徐工车间,看不到以往众多工人忙得热火朝天的场景,取而代之的是各类机器人在进行焊接、拼装等流程。徐工集团副总经理杨勇说,通过车间生产线仿真优化和智能化装备升级,采用智能物流等手段,集团生产效率提高了25.8%。


如徐工一样,新技术和新业态在徐州加速发展。徐州经济开发区、徐州高新区和县域专业园区里,新能源、新材料、高端制造等龙头项目纷纷落户,培育出现代煤化工等一批千亿元级创新企业群。甲骨文、微软等一批海内外知名企业也前来布局。


创新发展,人才为本。徐州市政府专门设立5000万元天使投资基金、2000万元众创空间奖补资金,用以扶持创业创新。刚组建的徐州产业技术研究院,计划用2~3年时间引进100家以上投资基金公司。到2020年,全市新兴产业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将达40%。


“创新驱动发展,是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增强经济发展新动力的必然选择。”徐州市委书记张国华说,徐州将着力建设“一中心一基地一高地”,即区域性的产业科技创新中心、先进制造业基地和现代服务业高地,加快形成新的经济结构、新的发展动能和新的竞争优势。


“产业多样化、特色化发展的徐州,提升了在淮海经济区的地位,有效引领了区域发展。”江苏省社科院副院长吴先满如是评价。


引领淮海经济区转型振兴

  


作为解放战争中具有决定意义的三大战役之一,淮海战役以徐州为中心。很多业内人士认为,徐州的转型发展、全面振兴,是一场新时期的“淮海战役”。更重要的是,徐州作为淮海经济区的龙头,承担着引领其他城市转型发展的职责。


淮海经济区成立于1986年,由江苏、山东、河南、安徽的20个地级市组成,承担着我国经济“东靠西移接力站”的重任。徐州市发改委副主任钱钢认为,淮海经济区有9个资源型城市和6个老工业基地,产业结构层级普遍偏低,生态欠账较多,转型发展是必由之路。


徐州市经信委副主任周晓东也表达了类似观点。“淮海经济区做大做强的关键在于构建一个跨省的紧密型‘经济圈’。”周晓东说,“产业应该分工协同,可以互补,也可以形成产业链,总之要从区域全局的角度去考量和布局。”


作为区域中心,徐州尝试与周边进行自发性的跨省产业协作。早在2013年,徐州市泉山区就与相邻的安徽省萧县共建产业园,主推工程机械和矿山机械装备制造业合作,约定徐州的退城企业可在萧县各类产业园区落户,以缓解徐州城区工业用地紧缺问题。


周晓东说,此类合作有一定意义,但与国内其他区域性经济圈相比,合作层次仍然较低,“所谓合作就是落后产业的梯度转移,而且缺乏协同”。正因如此,今年全国人代会上江苏代表团联名提出议案,呼吁将淮海经济区上升为国家区域规划。江苏省委也明确提出,徐州要在淮海经济区建设中发挥龙头作用。


徐州市长周铁根说,徐州建设淮海经济区中心城市,将带动苏北的发展和全面小康,能进一步增强淮海经济区发展的辐射带动作用,也能为全国老工业基地和资源枯竭型城市提供可借鉴、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半月谈记者 王存理 张展鹏)


创新是煤城转型

动力源

●中国煤炭网记者 张翔


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徐州市委书记张国华接受采访时,专门带来了该市某老企业生产的挖掘机模型。张国华说,对于徐州这样一个老煤城来说,科技创新是焕发活力的原动力所在,“不创新不行,创新慢了也不行”。


徐州大规模煤炭开采已有130多年的历史,煤炭已探明储量39亿吨以上,年开采量2000万吨以上,80%以上的煤炭供应华东地区。


随着煤炭资源逐步枯竭,江苏省委、省政府从2008年开始实施振兴徐州老工业基地战略。


近年来,徐州持续推动振兴转型,主要经济指标增速持续多年超过全国和江苏省平均水平,2016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5750亿元,是2005年的4.7倍,总量列全国地级以上城市第32位、老工业城市和资源型城市(地级城市)第2位。


在此过程中,徐州加快产业接续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达到35.7%,装备制造、能源、商贸、物流等8个产业规模均超千亿元。同时,该市扎实推进供给侧改革,已关闭12个煤矿,压减产能1044万吨。


同时,徐州市加快转型,大力实施生态修复工程。全市200多家污染企业全部退出主城区,累计改造棚户区5808万平方米,30万户居民住房条件得到改善。“十二五”以来,该市综合治理采煤沉陷区面积22.5万亩、采煤塌陷地复垦面积达4.48万亩、置换建设用地指标2.91万亩。贾汪资源枯竭型城市转型、泉山独立工矿区改造、沛县采煤塌陷地治理等国家试点示范任务成效明显。徐州市强力推进蓝天碧水工程、园林绿化工程和污染“五大源头”治理,万元GDP能耗下降至0.69吨标煤。


为了加快推动徐州转型升级,张国华等全国人大代表2017年联合提交了关于支持徐州加快建设国家老工业城市和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区的议案。


该议案提出,徐州作为江苏省唯一的老工业城市和资源型城市相叠加的地级城市,承担着实施资源枯竭城市转型、城区老工业区搬迁、独立工矿区改造和采煤沉陷区治理等多重任务,支持徐州建设国家老工业城市和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区,对于探索推进产业接续替代与转型升级互动协同,有力带动老工业城市全面振兴和资源型城市加快转型,为全国同类城市提供可借鉴、可推广和可复制的经验,有着很重要的现实意义。



本栏目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