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媒体 > 微信

煤电:这真的是很“尴尬”了!

中国煤炭网 作者:本网记者 王超群 2017-05-25 15:58:34


近期,华北电力大学煤控课题组发布一份最新研究报告《“十三五”电力行业控煤政策研究》,报告称,“十三五”规划提出,2020年我国煤电装机规模将达11亿千瓦,以此来估计,2020年煤电过剩规模在1.4亿千瓦,这意味着有约233台60万千瓦的煤电机组资产及其衍生价值将被搁浅,经过核算,搁浅资产总计将达2.45万亿元


一时之间,煤电过剩问题再次处于风口浪尖。


5月16日,美国沃克斯网站刊文《到2020年,每个中国的煤电厂将比美国的更有效率》,文章指出,中国采取了多项措施对煤电领域进行整顿。中国没有大量的天然气储备,不可避免的要利用煤电,所以中国在清洁煤电技术上投入巨资。如果美国目前的监管趋势持续下去,到2020年,美国每个在使用的煤电厂放到中国都是不合法的。文章最后总结道,美国值得向中国学习。


有来自国外媒体的赞誉又有国内专家报告结论的警惕,那么中国的煤电究竟是处于怎样境遇?



是电力装机主体地位


我们在《煤炭还有未来吗?》一文中多次说明中国的资源禀赋是“富煤贫油少气 ”,未来至少50年内煤炭仍将作为中国能源的主力,以煤为主的能源生产和消费结构长期不会改变。那么煤电呢?


让我们先来看一组数据

清华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倪维斗指出,现在很多人把希望寄托在天然气身上,中俄燃气380亿立方米,相当于2700万吨标准煤;我国的天然气储量为3600亿立方米,相当于2.6亿吨标准煤,已是极限。目前天然气的用量是煤的二十分之一,远期来看,天然气的用量仍将只是煤的十五分之一


来看核电,核电2016年的装机量是3364万千瓦,年发电量为2133亿千瓦时,占全部发电总量的3.5%。规划2020年装机5800万千瓦,到2030年装机1.2亿千瓦,发电8000亿千瓦时,折合来看是1亿标准煤;铀资源的贫乏,100万千瓦机组建堆时首次要339吨铀,每年还要补充15吨铀235和铀238,铀进口依存度已超过90%核电不能成为我国能源发展的主要方式,只能是补充方式。


再来看水电,7亿千瓦的理论蕴藏量装机,技术可开发不到5.5亿千瓦,而经济可开发4亿千瓦。2016年发电量1.19万亿千瓦时,相当于约2.15亿吨标准煤。水电装机容量已达3.32亿千瓦,开发度已经达到了75%,剩下的1亿千瓦中包含有雅鲁藏布江的蕴藏量,实际开放方面存在国际问题。


水能只占全世界按人口平均的25%,风电、太阳能只占能源消费总量的几个百分点。


因此到2020年乃至2050年,煤电装机仍将是中国电力的装机主体


在中国,燃煤发电是最廉价的发电方式之一,且不受时间、地域、天气的影响,是最为安全可靠的发电方式,目前提供了中国超过65%的发电量。根据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公布的全国上网电价水平,近零排放煤电太阳能发电、风电、气电、核电等其他发电方式相比,都具有明显的经济性



面临装机过剩的问题


从2016年起,我国煤电过剩的问题就已经颇为严重,发改委和能源局不断地对建设风险进行提示。2017年一季度财报的披露的数据显示, 38家电企中,16家电企一季度陷入亏损19家电企净利润同比有所下滑


报告发布人、华北电力大学教授袁家海称,煤电产能过剩从潜在风险到全面爆发的教训警示我们,若不采取及时有效的措施,成本之高将不可承受。煤电去产能已迫在眉睫。在市场有效竞争和长效监管机制完善之前,行政调控的底线不能放弃、放松。


日前,国家能源局对外发布的《2020年煤电规划建设风险预警的通知》显示,全国32个省级电网区域中,有25个区域的预警状态为红色。风险预警结果为红色和橙色的省份,要暂缓核准、暂缓新开工建设自用煤电项目,并在国家指导下,合理安排在建煤电项目的建设投产时序。


中国火电机组的利用小时数近年来不断下降,2016年仅为4165小时,连续第二年低于4500小时的红线。一般而言,5500小时往往是煤电机组规划设计的基准线,如果利用小时数低于5000则可认为存在装机过剩


2016年火电投资同比增长0.9%,其中煤电投资同比下降4.7%,扭转了此前两年煤电投资持续快速增长的势头。


中电联副秘书长安洪预计今年全国电力消费需求增速放缓,电力供应能力总体富余,部分地区相对过剩,火电设备利用小时将进一步降至4000小时左右,煤电企业生产经营面临严峻困难与挑战。


中国能源主管部门的煤电调控政策不断升级。去年以来能源主管部门密集下发文件,为煤电扩容踩下急刹车。


2016年3月17日

国家能源局下发特急文件调控煤电有序发展。

2016年4月12日

国家能源局发布了首份煤电规划建设风险预警

2016年年底

国家能源局《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更是明确:“十三五”期间,中国决定将煤电装机控制在11亿千瓦以内,同时取消和推迟煤电建设项目1.5亿千瓦以上。

2017年5月

能源局下发了《关于发布2020年煤电规划建设风险预警的通知》


同时,能源局还两次叫停多省不具备核准建设条件的煤电项目,及已核准的新建、在建煤电项目。


“我们认为这已经开始让装机增速放缓。由于设法放慢了在建项目并叫停了已获批但未开工项目,2016年国内煤电装机增加了36GW(1GW=1000KW,1KW=1000W)左右,接近过去10年的最低点,此类措施将继续抑制到2020年的煤电装机增速。”瑞银证券中国公用事业及新能源行业分析师刘帅表示,据估算,2017-2020年国内煤电装机每年将增加约25-30GW。在用电量的增速是快于发电装机增速的情况之下,现有的火电存量的利用率出现了较明显的提高,有助行业的回升。“我们预计,到2020年国内煤电装机将达到1022GW,对应的2015-2020年年均复合增速为2.7%。这已经低于政府目标,即到2020年使煤电装机规模保持在1100GW以下。”


2017年电力体制改革步伐在加速,电力市场建设有望迈出关键一步,乐观人士可能会寄希望于通过市场竞争来形成煤电投资的有效机制。


同时,我国电力行业积极主动进行调整电源结构、转变电力生产方式,向绿色、清洁发电转向。



向更清洁的煤电厂转型


在美国沃克斯网站《到2020年,每个中国的煤电厂将比美国的更有效率》一文中指出,中国正在建设(更)清洁的煤电厂并且对现有的煤电厂启用新标准,同时也在关闭大量的燃煤电厂,以达到更清洁的使用煤。中国的行动相对于美国更积极,如果美国在目前的道路上走下去,到2030年中国将在气候变化领域成为毫无争议的技术和经济领导者。

煤电厂基本分为亚临界电厂超临界电厂超超临界电厂三类,通常根据热量和压力产生的多少对煤电厂进行区分。


随着温度和压力的上升,每个单位煤产生更多的能量和较少的污染,发电过程也变得更清洁。


中国为新的煤电厂制定了标准。大多数新建的电厂都是超超临界的

美国发展中心的团队列出了一份中美各自前100位的最高效煤电厂名单。中国的这100所电厂里有90所是超超临界的;相比之下,美国只有1所超超临界的电厂。

在超超临界电厂增加碳捕捉和储存非常容易。而中国在碳捕捉和储存领域位于领先地位。


根据标普全球普氏的数据,全国920千兆瓦的煤电量,19%来源于超超临界电厂25%出自超临界电厂56%产自亚临界电厂。中国仍有巨量高污染的亚临界电厂,但它们正转变为低排放和高效的电厂。


现在中国煤电厂正处于技术升级的阶段。


作为全球最大的煤炭企业和中国国有综合性能源企业的神华集团,主动创新、主动革命、主动环保,提出了近零排放的煤电新标准。


中国神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王树民表示,近零排放技术路线在神华集团56台燃煤机组中得到应用,机组长时间运行结果表明,不同等级的机组在不同负荷、不同煤质条件下的污染排放浓度有一定变化,但其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的排放浓度均能实现近零排放。

以近零排放技术实施前2013年全国和煤电的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量为基准,分析煤电近零排放的环境效果。如果燃煤电厂全部实现近零排放,则2013年煤电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的排放量仅为6.6万吨46万吨66万吨,减排比例均超过90%


清洁煤电技术是实现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重要路径。先进的燃煤发电技术能够进一步提高能效,减少减排。中国不像美国,没有大量的天然气储备。不可避免的要利用煤电,但中国在清洁煤电上投入巨资,积极并且有所作为。


煤炭,帮助数以百万计的人摆脱了贫困;成百上千的煤电厂也推动了我国经济的迅猛增长;未来我们也依然需要煤电。但是我们必须要面对这样的事实:煤电的处境微妙又尴尬。


电力专家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规划发展部部长张卫东指出,煤电企业之所以亏损,原因一是产能过剩,产能过剩导致利用小时数下降,成本无法回收。原因二是市场化推动整个市场价格在下跌。尴尬的是,如果煤电行业的问题不能得到很好解决,可能很快就会像煤炭行业、钢铁行业一样,处境艰难。


国家已经明确了2020年绿色低碳发展目标,华北电力大学煤控课题组认为,煤电行业2016年至2030年的发展空间峰值约为8.6亿千瓦至9.6亿千瓦。具体来看,低速发展情景下,我国煤电发展空间预计在2016年达到峰值,峰值约为8.6亿千瓦,维持4年至5年平台期逐步下降。高速发展情景下,我国煤电发展空间预计在2020年达峰,峰值约为9.6亿千瓦,随后进入10年左右的平台期


做好煤电去产能,走好清洁煤电转型。也许煤电就不用那么尴尬了。


猜你喜欢

1.广东9个煤电项目遭遇“禁令”,谁会紧随其后?

2.煤电行业将进入冰冻期,这不是一个非常好的投资时期






煤炭人不能错过的良心公号

煤炭全景观察

长按二维码关注吧!




本栏目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