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别策划

优煤之乡 大开发 大贡献

中国煤炭报 作者:孙枫凯 张科利 2019-08-20 10:18:38


煤炭年产量

从59万吨增长到6.2亿吨

陕西煤监局89岁的离休干部郭甲寅是陕西省煤炭工业70年发展的见证者之一。

“新中国成立初期,国内多数矿井年产能只有几万吨,年产20万吨至30万吨矿井就算大型矿井。1949年,陕西省原煤产量为59万吨,仅占当年全国原煤产量3243万吨的1.82%。”郭甲寅回忆说。

档案馆的资料和《陕西煤炭工业志》的记载,印证了郭甲寅的回忆。

陕西是我国开发利用煤炭资源最早的省份之一。从清朝康熙年间起,陕西铜川的霸王窑就开始以手工方式开采煤炭。新中国成立前,多种原因导致陕西基本上没有进行过地质勘探,煤炭开采十分落后。

新中国成立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陕西逐步建成现代化的煤炭工业体系,2018年全省原煤产量达62324.51万吨,是1949年59万吨产量的1056倍,约占全国煤炭总产量的17%。

在这一过程中,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陕西重点建设了铜川矿区;上世纪70年代,韩城、澄合和蒲白等矿区大规模上马;上世纪80年代,黄陵、神府矿区开始建设。上世纪90年代以后,陕西煤炭迎来大规模建设期,先后建成大柳塔、锦界、柠条塔、红柳林、黄陵一号、黄陵二号等现代化矿井,形成几个千万吨级矿井群。

目前,陕西煤炭工业已经形成主体多元、共同开发的局面。“特别可喜的是2012年,陕西省煤炭产量达到4.27亿吨,是1990年3327.45万吨的12.8倍,由全国第11位跃居第3位,煤炭工业总产值达1689.21亿元,占全省工业总产值的9.08%,是1990年7.99亿元的211倍。”2016年12月,时任陕西省副省长的姜锋在《陕西煤炭工业志》的序中写道。

陕西省统计局在《2018年全省能源产业运行分析》中表示:煤炭是陕西省主要能源产品,是带动全省能源产业发展的主力军。2018年,全省原煤产量较快增长,为全省经济发展增速保持第一方阵发挥了重要作用。全年规模以上工业原煤产量增长13.4%,较上年上升2.8个百分点,比全国增速高8.2个百分点,在全国各省中位居第一。

2018年《陕西统计年鉴》“统计一日”显示,2018年陕西省一天的原煤产量就达到156.05万吨,是1949年全省煤炭产量59万吨的2.64倍。

百万吨死亡率

从23.87降到0.033

翻看历年来的陕西省煤矿事故统计表,记者发现,陕西省煤矿事故统计是从1951年开始的。1951年,死亡2人,煤矿百万吨死亡率16.88。

70年来,陕西省煤矿事故死亡人数最高的是1996年,死亡404人;其次是1997年,死亡368人;再者是1986年,死亡336人。死亡人数最低的是1951年,死亡2人;其次是1956年,死亡5人;再者是1968年,死亡12人。

70年来,陕西省煤矿百万吨死亡率最高的是1975年,死亡248人,百万吨死亡率为23.87;其次是1974年,死亡193人,百万吨死亡率为23.77;再者是1962年,死亡75人,百万吨死亡率为21.7。

煤矿百万吨死亡率最低的是2018年,死亡21人,百万吨死亡率为0.033;其次是2017年,死亡21人,百万吨死亡率为0.036;再者是2015年,死亡25人,百万吨死亡率为0.050。

1997年以来,陕西省煤矿事故起数最多的是1997年,事故起数184起,死亡368人;其次是2002年,事故起数141起,死亡178人;再者是1998年,事故起数138起,死亡259人。事故起数较少的是2015年至2018年。

陕西煤矿安全生产事故起数的大幅下降和死亡人数的大幅减少,得益于党和政府对煤矿安全的高度重视,得益于煤炭科技的不断进步,煤矿安全监管监察系统的不懈努力和煤矿企业主体责任的不断落实。

与此同时,煤矿数量锐减也是一个重要原因。1998年至2012年,陕西省直接关闭煤矿累计2188处,整合关闭煤矿497处。仅1999年,陕西省就直接关闭小煤矿1128处,使全省煤矿数量减少到795处。之后,经过持续不断的直接关闭、整合关闭以及国有重点煤矿的政策性破产,使全省煤矿数量不断减少。截至2019年6月底,全省煤矿数量为484处。

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煤矿重特大事故得到了有效的遏制。统计资料显示,1991年至2019年6月底,陕西省煤矿累计发生事故1614起,死亡4472人。在这些事故中,一般事故1491起,死亡2816人;较大事故170起,死亡726人;重大事故29起,死亡473人;30人以上的特别重大事故发生8起,死亡455人。特别重大事故发生的年份分别是:1996年至1999年各1起;2001年2起,死亡86人;2004年1起,死亡166人;2006年1起,死亡32人。从2007年至今,陕西煤矿连续12年杜绝了特别重大事故;1991年至2019年6月底杜绝了重大事故。

采掘方式

从手工业到智能化生产

新中国成立初期,全省仅有少数蒸汽机器提升矿井,多数煤矿(窑)采用原始的辘轳提升方式,井下采煤方法是十分落后的手工开采。

经过10余年的努力,到上世纪60年代初期,铜川、蒲白和韩城矿区的多数生产矿井从蒸汽机跨入电气化时代,矿井的提升、运输、通风和排水等生产环节实现了机械化,但采煤工序主要还是人工炮采。

上世纪70年代,提高生产装备水平(机械化水平),成为煤矿实现技术进步的主攻方向。矿井各个生产环节开始装备大型绞车、扇风机、电机车、刮板运输机和胶带输送机,普通机械开采、高档机械开采有了较快发展,并着手试验综合机械化采煤。

进入上世纪80年代,在发展高档普通机械化采煤的同时,陕西开始积极发展采煤、掘进综合机械化。上世纪90年代,采煤、掘进综合机械化全面普及,国有矿井全面实现机械化。

21世纪是陕西煤炭工业的黄金发展期,煤矿开采向着大型化、自动化、智能化发展,迈向安全、高效时代。2002年,全国第一个(一井一面)年产千万吨的矿井,由陕西大柳塔井(生产原煤1086万吨)创造。2014年,我国首个煤矿智能化无人综采工作面在陕西黄陵一号井产生,陕西煤炭开采处于全国领先水平。

煤炭科技进步使生产效率得到有效提升。

1996年,黄陵矿业公司机采程度达到100%,全员工效与回采工效分别为3.58吨/工和8.59吨/工。2010年,铜川矿业公司这个陕西省最老的矿区机采程度首次达到100%,全员工效与回采工效分别为2.678吨/工和15.25吨/工。

1991年至2012年,陕西省煤炭系统科研成果获得省(部)级一等奖(国家级三等奖)以上项目149项,获得国家专利1036项,获得计算机软件著作权180项。

矿工生活

迎来翻天覆地变化

在陕西,说起霸王窑,上世纪70年代前出生的人几乎无人不晓,这个名字让人听了心里发怵。霸王窑是人间地狱的代名词,更是新中国成立前煤矿工人的血泪史。每每说到矿工苦难生存史,无人不提霸王窑。由赵姓窑主祖辈经营的霸王窑断断续续从清朝康熙年间存活到同官县城解放,历时240多年。

从现存的资料可以看出,当年霸王窑实行一年365天三班倒,矿主把矿工绑了五花麻绳下到黑窟窿里去。矿工一次下井就是4个月,120天不见太阳,每班挣得2斤至4斤馒头,出井以后换算成粮食。但矿主粮贵时发钱,粮贱时兑粮,剥削矿工。这就是旧社会煤矿工人的悲惨生活。

新中国成立以后,煤矿工人翻身做了主人。矿工的生活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4年至1992年,煤矿为符合条件的井下工人办理了家属落城市户口。从1990年开始,煤矿职工的“两堂一舍”及幼儿园等按标准进行了扩建和改建。1998年以来,职工“五险一金” 等社会保险实行了全员全覆盖。2009年7月25日,神东煤炭公司的矿工成为国内首批吃上营养配餐的矿工。当年,一线矿工劳保标准提高到2100元/年。

截至2012年底,神东煤炭公司有1.8万名职工购置了私家车,家庭电脑普及率达到91%,手机普及率达到99%。2012年,黄陵矿业公司被评为“中国最美矿山”。

陕西省委、省政府对解决煤矿工人住房问题十分重视。1990年至1994年,各煤矿企业陆续建房改善职工住房条件。1990年底,陕西四大矿务局职工人均居住面积只有4.14平方米。1991年初,陕西统配煤矿职工自建私有住房累计21.3万平方米,占总居住面积152.8万平方米的13.9%。截至2012年底,陕煤集团累计开工面积356万平方米,安置职工3.4万户。截至“十一五”末,陕西省完成采煤沉陷区治理工程160万平方米,2.6万户职工搬进新居,彻底实现了采煤沉陷区居民的住房安全。

截至2012年底,陕西省煤炭行业从业人员24.84万人,其中国有重点煤炭企业13.44万人。陕煤集团职工中高中以下的只占31.57%。20世纪煤矿工人主要来源是农民。21世纪,大型现代化矿井的工人来源于大中专毕业生,“煤黑子”变成了“白面书生”。

1991年,陕西统配煤矿职工年平均工资为3004元。2012年,陕西统配煤矿、陕煤集团职工年平均工资达到87896元。其中,神东煤炭公司职工年平均工资1991年为3308元,2012年的年平均工资达到148838元,领跑陕西煤炭企业。

与此同时,煤矿工人的职业病防治受到高度重视。陕煤集团所属煤炭企业,1991年接触粉尘人数为4.9323万人,当年确诊的尘肺病一期人数为480人;到2012年,接触粉尘人数下降到2.9541万人,当年确诊的尘肺病一期人数为74人。

新时代面临新挑战

陕西是煤炭大省,具有煤炭资源量大、质优和开采条件好等得天独厚的优势,是国家确定的煤炭主要输出省和重要的煤炭、能源化工、煤电基地。煤炭及能化产业是陕西省委、省政府确定的优先发展的支柱产业之一。

新中国成立70年来,陕西煤炭工业取得了历史性成就,实现了由传统落后生产方式向现代化、信息化方向转变,由规模、速度、粗放型向质量、效益、集约型转变,由劳动密集型向人才、技术密集型转变,煤炭利用方式由燃料向燃料与原料并重转变,由传统能源向清洁能源转变,推动了煤化一体化、煤电一体化发展。

目前,陕西省10个地级市107个县市(区)中有9个市67个县市(区)赋存煤炭资源,全省含煤面积56653.49平方千米,资源总量3930.66亿吨,居全国第4位,产量居全国第3位。

然而,进入新时代,陕西省煤矿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尤为突出,防范和遏制重特大事故的基础还不牢固。年产30万吨及以下煤矿149处,生产能力2875万吨,矿井数占30.58%,生产能力仅占4%。2019年上半年,陕西省各类煤矿生产原煤和石煤23462.12万吨,同比减少2290.30万吨;发生煤矿事故4起,减少4起;死亡24人,增加17人;百万吨死亡率为0.102,同比上升229%。神木市百吉矿业“1·12”重大煤尘爆炸事故的发生,导致保持全省煤矿安全生产形势总体稳定好转面临巨大的压力和挑战。

这些问题,有待在深化改革、加快煤炭产业融合以及加强煤炭行业管理中逐步得到解决。

扫码在手机端打开页面
版权声明: 转载本网站原创作品,需在显著位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得擅自修改标题。若违反本声明,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本栏目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