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别策划 > 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

十年成就大工匠:只因我们生在最好的时代

中国煤炭报 作者:张洁 郭义伟 2019-07-25 10:53:03

——记河南省煤炭行业大工匠、河南能源化工集团永煤公司车集煤矿职工纪亚柯

本报记者 张洁 郭义伟

在游弋眼中,这个小伙子“一出手就知道是好苗子”。

机修厂技术主管袁高伟最欣赏纪亚柯的一点是,有想法、有行动,爱琢磨。

在游弋创新工作室副主任陈国栋眼中,纪亚柯平时是个话很少的人,但在说起专业知识时,话却很多,问题也很多。

在纪亚柯看来,自己的成长得益于一个好的平台。无论是进矿就有大师带,还是创新过程中获得的支持,都让他能够深入挖掘自己。

1990年出生的纪亚柯,是河南能源化工集团永煤公司车集煤矿机修厂机加工车间副主任,也是整个集团出了名的“小大师”。这个参加工作刚满十年的年轻人,已拿下了河南省煤炭行业大工匠的荣誉称号。回首自己的成长经历,纪亚柯觉得,这一切“只因我们生在最好的时代”。

进入煤矿:幸遇伯乐

纪亚柯出生在历史悠久的老牌煤城——河南省平顶山市,但在走出校门以前,他从未接触过煤矿。他学的是工模具钳工专业,上学时梦想能去宇通客车工作,却在毕业季遇到永煤公司的招聘,阴差阳错进入煤炭行业,也离开了出生、成长的城市,来到一座较为年轻的煤城——永城市,开始了十年的煤炭行业大工匠成长之路。

那是2009年,也就是在这一年,车集煤矿成立了游弋创新工作室。如今,这个工作室已成为“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它的带头人游弋成为闻名煤炭行业的全国人大代表。而纪亚柯,在入行的第一年,就被游弋一眼看中,进入了这个河南能源化工集团出了名的“人才摇篮”。

对纪亚柯来说,游弋可以说是他的“伯乐”。而在游弋眼中,这个小伙子“一出手就知道是好苗子”。

“好苗子”的标准是什么?首先要细心。游弋还记得,他在考察时,交代了一个裁板任务,纪亚柯能够做到分毫不差,而这是许多干了三五年的老员工也不一定能做到的事。

好学、爱动脑筋,也是必备要素。机修厂技术主管袁高伟最欣赏纪亚柯的,正是这一点。“好多人有想法却没有行动。”袁高伟说,“纪亚柯却不同。他爱琢磨,经常看资料看到半夜。”

还需要有问题意识。在游弋创新工作室副主任陈国栋眼中,纪亚柯平时是个话很少的人,但在说起专业知识时,话却很多,问题也很多。陈国栋认为,这是一个创新型人才的必备素质,因为“没有问题就没有创新”。

一战成名:也成大师

加入工作室不久后,纪亚柯就遇到了一个很小也很大的问题,而正是基于这个问题的创新,使他一战成名,成为全矿闻名的“小大师”。

说问题很小,是因为它一直存在。车集煤矿井下单体支柱的防倒钩,也叫“S”钩,是一种用量极大的小零件。制作“S”钩需先将钢筋截成150毫米长,然后人工握制、锤击成“S”型。做法说起来很简单,做起来却并不容易。因为要求用8毫米粗的钢筋,即便是力气最大的男职工,一人一天也仅能制作300个左右。

与井下设备突发故障相比,这可能是个小问题,职工们已习惯了这样做。但事实上,这个问题也很大,无形中增加了许多人工成本。

在一次机修厂例行的问题讨论会上,有人再次提出这个问题。机修厂厂长张全义便将“研发适用制钩机”的任务交给几个年轻人,包括纪亚柯和如今的电修车间主任顾新伟、电修车间副主任王晓统等。顾新伟和王晓统都比纪亚柯大3岁,两人负责电气原理的设计,纪亚柯负责实物的“变现”。

很快,顾新伟和王晓统便将电气原理弄通了,但能不能“变现”依旧是个问题。机修厂分为两大块,电气和机加工,在王晓统看来,机加工更难一些。电气原理有迹可循,但机加工相当于“凭空造一个东西出来”。

这个东西应该长什么样?怎样才更实用、更有效率?这些都是纪亚柯要考虑的问题。矿里的技术能手被他请教了个遍。最终,在广采众人意见的基础上,经过无数次失败试验,历经半年,一台方便快捷的自动握钩机问世了。利用这台机器,一名女工一天便可制作700多个“S”钩,最多的能做1000个,极大节省了人工成本。

纪亚柯一战成名。

发扬传统:不断改进

如果说游弋和陈国栋是工作室的第一代工匠,那么纪亚柯便是第二代。车集煤矿的防爆开关进线电缆密封圈扩孔器就是在两代工匠的手中完成了1.0版本向2.0版本的升级。

密封圈原材料为圆柱体胶块,厚度为45毫米,以前职工只能用螺丝刀一点点挖出一个圈,费时费力且不易成型。后来,游弋制作了一种手动扩孔器,将圆形钢管的一端做成齿轮状,另一端拧进塑料手柄中,只需将齿轮在胶圈上旋转一周,便可成圈。这一方法完美解决了圈不够圆的问题,得到了职工们的一致称赞。

后来,随着手动扩孔器的频繁使用,又发现了新的问题。扩孔器底端为齿轮状,极易划伤手指。顾新伟就在一次技术比武中,被扩孔器所伤。而且,这种扩孔器依旧需下大力气才能转动。

能否在降低危险性的同时,进一步提高效率呢?

改进工作由纪亚柯负责,最终成果是一种类似铡草机的机械扩孔器。只要将胶圈卡在扩孔器中,对准按压口,用力压下手柄,“啪”的一声,中间实心部分就会被挤压出来,一个胶圈形成了。这一扩孔器2.0版本还具备折叠功能,可放进矿工包里带到井下。

这一改进让游弋欣慰不已,这也是车集煤矿着力培养年轻工匠的成果。

“教给方法比直接告诉解决方案更重要。”车集煤矿党委书记牛建春说。秉持这样的理念,2018年,该矿开始在游弋创新工作室的基础上,建立工匠团队。第一批选拔37人,作为准三级工匠,每月一考,年底总评。一年后选拔优秀者晋升二级,再一年后晋升一级,每一级将享受不同待遇。2019年,机修厂成立了机械加工和电气两个专业创新小组,技术创新开始由上级分配课题转为小组自主研发。

纪亚柯是机械加工创新小组组长,带起了徒弟。陈涛便是其中之一,今年36岁,比师父还大,但师父的成名作自动握钩机令他心服口服。

这个“小师父”很严格,有时陈涛会觉得“挂不住脸”,但仔细一想,严格也是为了他好。“小师父”纪亚柯对检修质量特别看重,比如要求陈涛在检修时,螺丝螺纹露出来的范围只能在1丝至3丝。因为对于防爆设施来说,少于1丝属于失爆,超过3丝便是不完好。“任何不规范都是隐患。”纪亚柯说。

回首过往:时代造就

纪亚柯常常觉得自己不能算是真正的“90后”,应该算是“8.5一代”,既受到“80后”敢闯敢拼的影响,身上又有“90后”思维跳跃、“佛系”的一面。

机修厂党支部书记陈立政也这样觉得。他来机修厂前就听说过纪亚柯的大名,还怀疑过是否名副其实。有了接触后陈立政觉得,这个小伙子的年纪和做事“无法匹配”,因为很少有“90后”像他那样稳重。

十年间,纪亚柯参与完成创新成果40多项,获得国家专利9项。在车集煤矿矿长范子毅看来,纪亚柯的创新精神和对矿上其他青年员工的引领价值,大于创新成果本身。

永煤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强岱民赞同这一观点,他认为,技能人才是推动企业高质量发展的宝贵资源,尤其是在煤炭企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着力培养一批创新、敬业、执著的技能型人才势在必行。

在纪亚柯看来,自己的成长得益于一个好的平台。无论是进矿就有大师带,还是创新过程中获得的支持,都让他能够深入挖掘自己的潜能。

河南能源劳动模范、河南能源 “十大工匠”、首届河南省煤炭行业大工匠……荣誉接踵而至。让车集煤矿机电副矿长代星军赞赏的是,拿了荣誉的纪亚柯“并不浮躁”,极为难得。

纪亚柯的不浮躁可能因为他是个“佛系”青年。妻子聂红只看到他每天晚上饭后要查资料、设计图纸到很晚,却不知道他获得的荣誉。首届河南省煤炭行业大工匠荣誉称号是2018年得的,他回家没说,还是父亲从河南能源化工集团的微信公众号上看到的。父亲将这条信息转发到家庭微信群里后,群里瞬间沸腾了。家人们这才知道,纪亚柯工作如此出色。

纪亚柯说,自己没什么可炫耀的。他所获得的成绩,都是因为“生在了最好的时代、最好的国家”。没有战乱,没有饥饿,只要肯奋斗,日子便能过好。十年间,他买了房,买了车,把务农的父母从老家接了过来,过上了好日子。而未来,他将继续努力奋斗,用自己的双手,创造一个美好的明天。

扫码在手机端打开页面
版权声明: 转载本网站原创作品,需在显著位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得擅自修改标题。若违反本声明,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本栏目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