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别策划 > 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

李增军:“走出去”的设备“红领保姆”

中国煤炭报 作者:史俊杰 梁凯 2019-07-01 10:17:28

山能龙矿机电维修制造中心李增军

“走出去”的设备“红领保姆”

李增军,51岁,中共党员,现为山东能源龙矿集团机电维修制造中心维修分厂厂长。自2017年至今,2年多的时间里,他带“走出去”维修队圆满完成山西多个矿区工作面的综机设备大修任务。近年来,他先后被评为龙矿集团劳动模范、山东能源“四新”标兵等。在李增军带领下, “走出去”维修队日益壮大,承揽的维修业务产值5000多万元。

“我带队。”近日,在山东能源龙矿集团机电维修制造中心二季度外部维修业务调度会上,该中心维修分厂厂长李增军又是第一个站出来“请命”的。“你才回来不到一个星期,歇几天再去吧。”面对同事们的劝说,李增军摆摆手,说:“我是党员,带队去是必须的。我刚从山西回来,对那里情况比较熟。”刚完成山西某矿井采煤机抢修任务的他,又开始整装出发承担新的任务。

中心“走出去”的第一人

算起来,李增军是该中心“挂帅”“走出去”到省内外矿井开拓维修市场的“第一人”,由于他的口头禅是“党员就是领头的”,工友们都喊他“红领”。

从2017年至今的2年多时间里,李增军以做设备维护的“保姆”为“招牌”,每年有超过300天的时间辗转于两省六地,让龙矿集团外拓维修队伍扎根在晋北大地上。

近3年来,龙矿集团本部3对矿井中有2对矿井因去产能相继关闭,剩余的1对矿井正面临着资源“瓶颈期”。

该集团积极打开山西煤炭市场,目前已与山西合作开发6对矿井。而机电维修制造中心作为设备维护的“保姆”,把维修业务同步延伸到三晋大地势在必行。

在本部待惯了,谁都不愿主动“走出去”,面对这种情况,李增军第一个站出来说:“我去,只有‘走出去’,中心才能活下来。”

为让职工主动“走出去”,李增军下班后挨个到职工家里讲当前企业形势、今后发展方向。“老李给我掰扯得这么明白,跟着他出去干家里人都放心。”紧跟着报名的职工都明说。

身在异地困难多

“把综机设备拉回本部维修,拆装设备、人工费用都很便宜。但矿井要负担的费用就太高了。”李增军说,“像省内的郓城煤矿一个采煤面设备维修,光运费就要20多万元,何况山西离本部这么远,我们要把客户的钱当自己的钱来算计着花。”

4月5日,李增军带队到达山西他们服务的某矿区,安排大家休息后,水也顾不上喝一口,放下行李,就挨个矿井查看待修设备状态、清点数量……“老李,先来喝口水歇会儿。”和李增军一起外出维修的职工齐廷振“数落”道,“都下午一点多了,老李还没回来吃饭。只要活儿没干完,他就停不下来。”

“这次是我们第一次在山西承接3对矿井设备的大修任务,也是第一次维修这样大采高、大吨位设备,必须要干好。”正在检查设备状态、清点数量的李增军说,“接了这活儿,就要对得起客户的信任,必须干好。”

其实,对于到山西干活儿的职工来说,累点、苦点都不是最大的问题,天气的干燥、高强度的紫外线辐射,才是让这些常年生活在沿海地区的人最不能忍受的。

一次,“出征”正好赶在8月,工期只有20天,天气特别干燥,就是不停喝水嘴唇上也会起一层层白皮。就这样,李增军一忙起来啥也不顾了,当时嘴唇裂了10多道口子,一说话就出血,也不敢张嘴,吃饭都困难,直至回到龙口休养了10多天才好。那一次,李增军“减肥”11公斤。

对设备像对孩子一样用心

液压支架的大立柱最易出问题的是密封圈,特别是这次维修的大采高、大吨位液压支架的立柱,由于承重量大,密封性就显得更加重要。

为了把设备“恢复”到最佳状态,李增军带领工友对多个品种的密封件进行打压试验,不断增加打压强度,挑选出抗压性最强、耐磨性最好的密封圈进行更换。“差别也不是太大,费这些力气干啥?”面对工友们的质疑,李增军坚定地说:“不能让任何一个‘亚健康’设备下井。”这样做,可以增强密封性,使这批设备“寿命”延长3个月至6个月,节省维修费用50多万元。

“老李的维修队对设备就像对孩子一样用心,说他们是设备的‘保姆’一点儿也不为过。”李增军所服务的大恒煤矿的机电科科长石际风点赞道。截至5月下旬,李增军带领的“走出去”维修队伍已有50多人,他们同时奋战在山西的3个矿井,今年前5个月外部业务量同比增加35%。

扫码在手机端打开页面
版权声明: 转载本网站原创作品,需在显著位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得擅自修改标题。若违反本声明,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本栏目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