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别策划 > 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

艰苦·荣耀·幸福——记兖矿集团第一支综采队队长赵长运

中国煤炭报 作者:张洁 吴玉华 2019-06-12 09:10:13

人物简介

赵长运,兖矿集团南屯矿退休工人。他给原煤炭部部长肖寒写过信,争取培训机会。他拉起南屯矿第一支综采队,是兖矿第一支综采队队长。1998年,作为工会主席,他带队去西欧参加民间国际艺术节,演出非常成功。他的老伴儿说他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人”。

他根本没有想到,在74岁高龄时,被评为兖矿集团第十届“感动兖矿人物”。

评委会为他写的颁奖词是:“虽已是古稀之年,但对矿山的热爱不减!尽绵薄之力,献拳拳爱心。企业的事就是他的事,大家的事就是自己的事,他永远和企业心连心。”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传奇。他给原煤炭部部长肖寒写过信,他是兖矿第一支综采队队长,他带队去过西欧参加民间国际艺术节……

他就是兖矿集团南屯矿退休工人赵长运。

我给肖寒写了封信

1973年,在坊子煤矿摸爬滚打了6年的赵长运来到刚刚投产的南屯矿。

“那6年里,一点儿不夸张地说,我流了一吨多汗水。”回忆起在坊子煤矿工作时的艰辛,赵长运记忆犹新,“苦难啊!”坊子煤矿采的是鸡窝煤,采用房柱式采煤法,无法进行机械化开采,井下工作全凭矿工体力劳动完成。井下湿度大、温度高,矿工干活时一年四季基本都是赤身裸体。他清楚地记得上的第一个班,班长让他去装车,装了40车就累瘫了,在4个小时里他喝了大约2公斤水。“我在那里干了6年,右手磨出的茧子来南屯矿20多年才蜕得看不出来。那6年里流的汗,比在南屯矿30年流的还多。”

“到了南屯矿一看,罐笼是双层的,一罐能上下五六十人,巷道断面大,铁轨还是双轨的,正规的工作面用着80型采煤机。和坊子煤矿比,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赵长运回忆刚到南屯矿时他心里的震撼,“我心里暗暗想,南屯矿真是个好地方,好好在这里干一辈子吧!”

南屯矿是当时山东省内4座年设计生产能力超过100万吨的煤矿之一。当时山东省煤炭系统流行着一句顺口溜:“南屯难,柴里柴,协庄邪,查庄差。”这句顺口溜基本概括了这4座煤矿的状况。

南屯难,主要体现在水大,每分钟七八立方米的涌水量使得南屯矿的矿工苦不堪言。充沛的矿井水给生产带来一系列难题,每天排出的水比采的煤还要多。尽管有两支采煤队,但是全矿月产量一直徘徊在13万吨左右。

南屯矿回采工艺按普采设计。自投产到1980年,南屯矿有8个普采区,采煤工人1600多人,平均每个采区都在200人以上。普采工艺用人多、工效低、劳动强度大,国产80型采煤机组功率低,遇到煤层硬还割不动,要靠人工打眼放炮震动煤层才能落下,一天只割一刀煤,日产在500吨左右。回采工作面淋水大,工人头顶淋水,条件艰苦,出勤率很低,矿井生产很不正常。

“更残酷的是支护问题多,安全无保证。南屯矿从1974年至1987年共发生50起死亡事故,40%由采煤工作面冒顶造成。”赵长运痛心地回忆,“工伤天天有,重伤月月有,死亡年年不断。有一年先后7名矿工工亡,追悼会上家属哭得撕心裂肺。那些年,我一听到救护车鸣笛就头疼。”干采煤的小伙要想在矿上找个有工作的对象可难了,有的青年女工公开说:宁让机电工搂断腰,也不让采煤工招一招。

“当时,山东省已经有3套综采设备。因为兖矿那时候还名不见经传,所以没有一套在兖矿。”赵长运说。在山东的这3套设备命运差不多,一套用了一段时间后被弃用了,因为倒架子、坏配件让人大伤脑筋,一套干脆弃之没用。只有一套断断续续地用着,也因操作不熟,问题频出,让人苦不堪言。“也许在南屯矿就能成功。”赵长运自己琢磨。

1977年10月,当时的煤炭部在江苏徐州召开煤炭系统科技大会。会议召开期间,赵长运参加了在徐州贾汪举办的全国综采队队长培训班。他是山东省派出的唯一一名学员。他毕业于泰安煤校采煤专业,一直在采煤一线担任技术员、副队长。省里把这个宝贵的名额给了他,大概就是看中了他的“高学历”和工作经验。

春江水暖鸭先知。煤炭系统科技大会的召开,让来自全国各地的30名综采队队长特别高兴。他们盼望着中国煤矿早日结束打眼放炮、人拉马驮的落后时代,更渴盼中国煤矿工人早日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

综采队队长们商量着给主持会议的煤炭部部长肖寒写封信,希望派几名学员参加科技大会。谁来执笔写这封信呢?大家一致推荐赵长运。赵长运也不含糊,一夜未眠,给肖寒部长写了一封不到两张纸的信,意思就一个:希望派学员参加科技大会,或者请代表来给学员上课。

3天后,大会委派一名司长来给他们上课,赵长运悄悄地问:“肖部长咋没来?”司长说:“肖部长很忙,明天要到山东的南屯矿下井。”赵长运听了一拍大腿,说:“有门儿!南屯矿上综采没问题了。”

就是那次科技大会,国家确定再次引进100套、国产500套综采配套设备的计划目标。

给山东综采恢复了名誉

煤炭工业的春天真的到来了!

“那天夜里我高兴得没睡着觉。我判断,南屯矿上综采有戏了。我很自信,南屯矿的煤层条件很适合综采。”赵长运激动地说,“当夜,我写信把情况如实报告给南屯矿矿长凌国栋。”

南屯矿的领导也嗅到了这股浓郁的春天气息。正好矿党委副书记刘华先和采煤一区党支部书记王用文去徐州开会,总工程师刘镜源让他们给赵长运带去了南屯矿采煤工作面的地质资料,让这位参加培训班的综采队队长帮助南屯矿选择综采支架。

“老赵,你一定上上心,给咱们选出最好的架子!”刘华先握着赵长运的手,一再叮嘱。

赵长运找到自己读煤校时的孙校长“求助”。一听自己的学生有求,孙校长亲自组织召开专业会,让老师们一起讨论南屯矿综采支架选型方案。大家讨论得很热烈,最终,一致认为南屯矿自然条件好,煤层倾角小,煤层厚,建议选择支撑掩护式支架。

“结业回矿后,我把情况向矿长和总工进行了汇报。上综采要矿长签字,这是要承担责任的。”赵长运说,“实践证明,南屯矿选择的支架非常正确。”

1979年底到1980年初,从日本、英国引进的2套综采设备先后到了南屯矿。

赵长运没有想到,兖矿第一支综采队队长的重任会落在他的肩上。

南屯矿原打算成建制组建综采队,但是赵长运据理力争,主张选拔优秀的年轻人建队。“老赵,听你的!你自己选人吧,看中谁选谁!”矿长凌国栋最后听从了他的建议,大手一挥,说,“可是,你要给我干出个样子来,不要让它在你手里趴窝!”

1979年4月,赵长运从全矿8个普采队精心选拔了108名职工组建综采一队。这“108将”年龄大都在30岁以下,初中以上文化程度,普采工龄3年以上。经过8个多月的学习和实习,他们对综采设备使用和维修,基本达到了“三懂四会”要求。这年10月,南屯矿又派赵长运去英国接受了3个月的综采培训,让他进一步掌握综采生产工艺和设备的使用和维修方法。

1980年3月12日,兖矿第一套综合机械化设备在南屯矿8307工作面割下第一刀煤。当年,南屯矿综采一队生产原煤60万吨。

60万吨,尽管现在看来不算多,但在当时,这可是个天文数字。当年,南屯矿综采一队被评为山东省先进单位。省煤管局领导大喜,说:“南屯矿综采一队给山东的综采恢复了名誉!”时任省煤管局代局长的汪凤堂高兴地评价:“这支综采队有‘108将’,是一支好队伍,建立起一套好制度。”

“我感到无比荣耀,综采梦想在我们手里实现了。推行综采工艺,受益最大的是矿工,幸福感最强烈的是矿工。综采安全、高效,又节省体力。”赵长运感慨地说。从那以后,南屯矿30年没有发生顶板事故。

从1987年至1993年,南屯矿连续7年实现安全生产,职工收入在兄弟矿井中名列前茅。当时的煤炭部部长称赞,南屯矿在现代化矿井建设中起到了“带头、推动和示范”作用。1994年,南屯矿综采二队以315万吨稳居全国综采队年产量第一名,被誉为“中华第一队”。

“若没有综采,10个采煤队也达不到现在的产量。”赵长运说。南屯矿热情高涨,从1981年开始,先后抽调出10名综采队队长和大批综采技术工人,支援了兴隆庄矿、鲍店矿、东滩矿、济二矿、济三矿等单位。有人写了一段夸南屯矿的群口快板书:“南屯职工素质高,兄弟单位都来要,先后调出近千人,职务都比南屯高。”

“俺是开着探照灯找的”

赵长运痴迷于综采,先后在南屯矿采二队、采三队、综采一队、综机工区4个采煤单位工作过,从事采煤工作12年。他全身心地扑在工作上,成天吃住在办公室,有时候下井一下就是一两天。妻子万志荣身体有病,那时两个儿子都小,赵长运偶尔回趟日照老家,总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离开那一霎最难受,真不放心。”他说。

1984年,南屯矿利用“农转非”机会,给赵长运的妻子和孩子办理了“农转非”手续,让他们来到南屯矿。

“我为企业做了点儿微不足道的贡献,企业却给我这么好的待遇,我感到特别幸福。”赵长运感动地说,“我要鞠躬尽瘁,把自己每一点力量都贡献出来。”

妻子万志荣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心脏病,到南屯矿后,赵长运想尽办法给妻子治病。2年后,妻子终于能走出家门。赵长运对家人照顾体贴,对朋友讲义气重感情,一些朋友携家带口来到矿上,都住在他家。村里和矿上的人都羡慕万志荣,有人说:“你是怎么找到这么好的男人的?”万志荣自豪地说:“打着灯笼不好找,俺是开着探照灯找的。”

1998年,已经担任南屯矿工会主席的赵长运受中国文联派遣,带领南屯艺术团参加比利时、法国的国际民间艺术节。那次,他们出国演出20多天,大小演出40多场,演出很成功,观众很热情,大使馆的领导和组委会很满意。

演出期间,比利时女士莫利亚专门开车拜访他们。她说中国的矿工都很帅,中国的演员都长得特别漂亮,她和孩子们都特别喜欢,几乎每天都追着他们的演出看。闭幕的那天晚上,莫利亚知道他们要回国了,给艺术团的每一名成员都用贴面礼告别。1999年春节前后,她还给每个演员都寄来了纪念品,同时还寄来了她的全家福。

“我给她写了封热情洋溢的信,给她寄去了纪念品。礼尚往来嘛。”赵长运说,从比利时布鲁塞尔到意大利罗马乘麦道飞机,起飞后机长邀请他们3人一组参观飞机驾驶舱。“乘这架飞机的旅客也不少,只有我们才享受到参观驾驶舱的待遇。这反映出机长对我们演员的好感和对中国人民的友情。我们感到很自豪。”

2005年,赵长运从矿工会主席任上退休。有一年冬天,他老家日照市涛雒镇蒿岭村党支部书记来到他家,说村里想搞自来水工程,但资金相当困难,让他帮助呼吁一下,以便引起市领导的重视。

“我坚信共产党的干部不管认识不认识,为百姓办事应该是一样的。所以,我就冒昧给新上任的市委书记写了一封信。”赵长运说,“后来,听说书记把这封信转到了市水利局,水利局的领导为这封信,还专门召开了会议,研究帮助蒿岭村上自来水工程的办法。共产党的干部还是以民为天啊!”为了表达心意,他个人为家乡捐了1000元,“人,不能忘了老祖宗”。

3月28日,记者来到赵长运家采访,未进家门便听到一阵悠扬却疑似跑调的琴声传出。原来,75岁的赵长运正在为老伴儿伴奏。

赵长运笑着说:“你大娘喜欢唱歌,我退休后就自学电子琴给她伴奏。我就是和弦和得不准。右手还凑合,左手不行。”

采访结束时,赵大娘非给记者捎几个赵长运腌的咸菜疙瘩。“恁大爷腌得格外好吃。”赵大娘“炫耀”说,“他下的面条也好吃,还有红烧肉。”

记者要了赵长运退休后写的一本《往事的回忆》。在翻阅这本小册子时,记者摘录下赵长运写的一句话:“人,应该知足,知足常乐。不能光横着和别人比,也要竖着和自己比。一横、一竖的交点才是人生的坐标。”

扫码在手机端打开页面
版权声明: 转载本网站原创作品,需在显著位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得擅自修改标题。若违反本声明,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本栏目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