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要闻

为了工作和生活,这点困难不算困难

中国煤炭网 作者:记者 王丽丽 2019-10-22 11:45:21

image.png

张镇(前排左二)与项目部部分同事在江基拉煤矿井口合影


        张镇,44岁(开滦集团荆各庄矿业公司印度江基拉项目部井下电工)

2016年3月,开滦矿业工程公司与中煤海外公司展开合作,承接了印度江基拉项目,张镇与30多名同事远赴南亚大陆。在这3年多时间里,他的爷爷、母亲、岳母相继过世,因远隔万里,他遗憾地没能见到3位亲人的最后一面。3年多来,他休假回过3次国,3个春节都是在印度过的。

靳云祥,43岁,张镇的妻子(唐山当地唐保耐火材料厂职工)

丈夫远赴印度工作后,她默默承担起照顾家中生病的老人和上中学的儿子的责任。问她这样的日子是否辛苦,她说:“为了工作,这点困难也不算困难。家家都是这么过日子,为了孩子拼搏吧。”

张镇:男人的责任很重大

在去印度江基拉项目部之前,张镇一直在开滦集团荆各庄矿业公司工作。因矿井资源濒临枯竭,2010年该公司主动走出了外出承包项目的第一步。此后,该公司一边维持本部矿井的生产,一边选派部分职工分赴甘肃、山西、内蒙古等地,开启异地创业新征程。

2015年,开滦集团以荆各庄矿业公司为平台,成立了开滦矿业工程公司,并于次年“拿下”了印度江基拉煤矿项目——为江基拉煤矿提供设备安装、回采技术指导等服务。这个项目部需要派30多名职工前去。

那时,张镇肩上的担子其实很重。2011年6月,他的父亲离世,为了照顾年事已高的爷爷和身体也不算太好的母亲,在荆各庄矿业公司组织职工外出创业的前几年,张镇没有“出去”。2016年初,爷爷已经91岁了,生活基本不能自理,母亲患有高血压,岳母有糖尿病。但面对这个机会,他选择了“出去”。他说:“人活着,要有个奔头,有个闯劲。男人的责任很重大,必须要出去挣钱,这样以后可以更好地照顾家里。”

在家人的支持下,张镇于2016年3月21日去了印度。这个日子至今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幸好家中妻子能干,照顾老人和上中学的儿子的责任,她都一肩挑了。

刚到江基拉煤矿时,由于对该矿设备不是很了解,张镇感觉压力很大,非常想回家。后来在领导的鼓励下,他挺了过来。

在江基拉项目部工作,每年可以休1个月的长假,回国的路费由单位报销。可还没等到张镇第一次休假,在他到印度4个月后,爷爷就去世了。关山远隔,加上当时江基拉煤矿的工作面还没投产,正处于建设安装的关键期,张镇忍着悲痛没回国。父亲已经过世,爷爷的后事由他的大哥、二哥和妻子一起料理。

爷爷年事已高,老人家去世,张镇心里还有些准备。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爷爷去世几个月后,母亲突发疾病也走了。

张镇的妻子怕他过分伤心,在井下工作出意外,托公司领导一起瞒着他。等他11天后回到国内,妻子和大哥去机场接他,车快开到家时,他们才把母亲去世的事告诉了他。已经快有1年没见到母亲的张镇,回到空荡荡的家中,再也见不到母亲的身影,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母亲的丧事是等张镇回国后才办的。荆各庄矿业公司领导对此很关心,多次派人来慰问,江基拉项目部正好在国内休假的同事也都来帮忙。这些让他们一家人很感激。

今年4月,张镇的岳母因病去世时,他又没赶上见最后一面。“3个老人去世,没在跟前,没看上最后一眼,这是我人生最大的遗憾。”张镇说,“这也是很无奈的,有时候觉得男人活着很累,责任很重大。”

除了与家人两地分居之苦,对张镇他们来说,在印度工作最大的问题是天气炎热,井下还有停电停风的危险。“但是付出就有回报,在这里工作,工资比在‘家里’涨了很多,这是最大的回报。”张镇说。

他现在每天升井后,给妻子发个微信报个平安,晚上与妻子视频聊聊天。公司领导为了让他们与家人联系更方便,在宿舍安装了无线WiFi。他的妻子总是报喜不报忧,他有什么难处也尽量瞒着妻子,都是怕彼此担心。

张镇说,最想家是过年过节的时候,尤其是除夕夜聚餐后,项目部所有同事回到宿舍,都在跟家人视频,大家心情都很低落,在这个万家团圆的时候特别想家。

一晃张镇到印度工作快4年了。“这几年家里遭遇了很多事,公司领导对我很照顾,我觉得应该继续努力工作,报答公司领导的关心。”张镇说,“跟家人分居两地,确实很不容易,但是想想,为了孩子,为了家人,为了以后的生活,男人必须担当,还得继续努力。”

靳云祥:咱自己的困难自己解决

张镇去印度工作后,家里的重担就交给妻子靳云祥了。

靳云祥在唐山当地的唐保耐火材料厂工作。张镇刚去印度那会儿,除了上班,她还要照顾老人和孩子,非常辛苦。“张镇得工作啊,印度的项目部需要他,咱也不能给公司拖后腿。家家都有老人,都得伺候着,咱自己的困难自己解决,这点困难也不算困难。”靳云祥一肩扛起了家中所有的事。

张镇刚走4个月,爷爷就去世了,又过了几个月,他母亲突发疾病进了医院。“婆婆去世挺突然的。5点多住院,到晚上10点多就没了。”靳云祥怕丈夫受不了打击,没有立刻告诉他这个噩耗。“告诉他,他当时也回不来,没意义。他一分心,再出什么事故啥的,还给单位添麻烦。”

第二天,荆各庄矿业公司的领导来家里慰问,问有什么困难,需要什么帮助,来了好些人。靳云祥很感动,她请求领导帮她一起先瞒着这件事,别跟张镇说是母亲没了,就说有工作需要,让他赶紧回来。

赶上张镇的签证到期了,回国先要处理签证问题。过了一个多星期,他才回到国内。靳云祥谢绝了单位派车去接机的好意,跟张镇的大哥一起去机场接他,回家路上才将噩耗告诉丈夫。“他听到这个消息很震惊,我婆婆平时身体虽不算好,但只是有高血压,没想到这么快走了。”看着丈夫痛哭,靳云祥也陪着流泪。

那是张镇去印度工作后第一次回国,靳云祥看着他瘦了。“那肯定心疼,那边生活水平比咱们这儿差一点,饭菜肯定也没有家里的可口。头一年去吃不好喝不好,生活习惯也不一样,天气再热……”后来每次趁着丈夫在家休假,她就多做些丈夫爱吃的饭菜,临走再给他带上一些印度买不到的食物。

张镇第二年、第三年休假回来,没见他再瘦下去,靳云祥才放心些,“可能是慢慢适应了”。

去印度的3年多里,张镇没在家过过一个春节。每年春节,靳云祥都带着儿子跟张镇的哥哥们一起过。她说:“心里肯定有些失落,毕竟过年家家都团圆,但是为了工作,肯定得把工作放在先。”每年春节,张镇单位的领导都会来家里慰问,还给送年货,这让她觉得很温暖。

张镇刚去印度时,儿子还在上初中,转眼间,孩子今年上高三了,孩子也很想念爸爸。靳云祥说儿子很懂事,也很自立,现在有事都可以替她分担了,让她感到无助的时候少了。

家里有什么事,她经常对丈夫报喜不报忧。“他在那边工作也辛苦,毕竟在国外,安全得注意,不能有啥事都跟他说,不能叫他分心”。张镇问起家里情况时,靳云祥总说“都挺好的”。

其实她心里明白,丈夫也是这么做的。“我们毕竟在两个国家待着呢。他跟我说什么事,我解决不了。我跟他说什么事,他也解决不了。不说,省得他担心,我也担心。”

儿子上高三,正是学习紧张的时候,靳云祥一个人边工作边照顾孩子,也挺忙累。但是她说“习惯了”。“好歹1年还能回来1个月,还是可以团圆的。其实家家都是这么过日子,为了孩子拼搏吧。” 


扫码在手机端打开页面
版权声明: 转载本网站原创作品,需在显著位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得擅自修改标题。若违反本声明,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本栏目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