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煤炭人

煤矿的秋天

中国煤炭网 作者:刘根生 2019-08-09 14:16:09

煤矿的秋天最先是从储煤场开始的。

经过整整一季酷暑的艰苦鏖战,煤矿把他能派出去的勇士,化作风,化作雨,化作一团团的清凉,全都送上了烈火熊熊的战场,就像为了抵御外敌侵略、保家卫国的一位父亲,毫不犹豫牺牲自己的孩子一样决绝和悲壮,煤矿平坦宽阔的储煤场就一直冷冷清清、空空荡荡,“门庭冷落”的煤矿不免就有了凄凄切切的寂寥和落寞。但从第一缕秋风羞羞答答开始撩拨储煤场边干瘪的白杨树叶时起,煤矿新生的士兵就又渐渐挤满了整个储煤场。你根本不会相信,秋天的煤矿竟能在一眨眼间布列出这么大的阵势,那些黑色的煤是以连绵不绝、铺天盖地的大山的形象和气魄扑面而来、出世亮相的,一点也不像他单调含蓄的外表。他高大而饱满,像极了北方高原上的濯濯童山:虽不险峻,不华丽,但却有气势,长精神,也就更耐看、耐读了。这些“山”早就盖过了煤矿高耸的井架和洗煤厂顶端的控制室,甚至高过了控制室屋顶的猎猎彩旗,但还在继续往上长着,一点也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那些被挤压在山脚处的大力士们也都蹲下身子在不停地发力使劲,他们一边咬紧牙关,挺直腰板,稳稳托举起肩上的弟兄们,尽力维持整个团队规整的队列和大山的形象,一边又鼓起胸脯,撑开臂膀,极力想挣脱储煤场围栏和抑尘网的束缚羁绊,以便不断扩大自己的地盘,摆开更大的战斗阵势。他们黑色的外衣铺天盖地,裹带着地层深处潮湿神秘的气息,在煤矿秋天湛蓝湛蓝的晴空映衬下,新鲜,纯粹,坚定。他们对寒冷即将降临的凶残了如指掌,也明白一个冬季的顽固和漫长,他们要以整个秋天的操练和储备为矛为盾,严阵以待,严防死守。这是秋天发出的信号,也是煤矿的不二使命。

秋雨是在不经意间洒下来的,起初并不急,沸沸扬扬,飘飘洒洒,不知不觉就有大团大团的水雾覆盖了整个矿区。透过湿漉漉的窗玻璃就有了云山雾海,就有了海市蜃楼,就有了水墨丹青的好景致。“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朦朦胧胧的煤矿很快便有了诗的意境和画的味道。这个时节,连煤矿的傍晚也比平日来得格外早。华灯初上,霓虹辉映,就把夜雨中的煤矿打扮成了轻纱薄翼、顾盼生辉的美艳新娘,惊得一贯喧闹嘈杂的机器、车辆这时也低了头,掩了嘴,压低了粗犷的唱腔,竭力去迎合只有煤矿秋雨时节才有的短暂静谧。那些高大的工业建筑,譬如井架,譬如厂房,譬如供电铁塔,都在水雾笼罩中若隐若现,如梦如幻,渐渐安心睡去。煤矿一贯临战阳刚的紧张气氛,因了这飘洒的雨,竟一下子平和了,淡雅了,柔美了。

好景不长。接下来几天的雨却像开始闹情绪的孩子,一下就翻了脸,由着性子肆意撒泼,满地打滚,毫不客气。熊孩子的暴脾气是挟带了大风一起来的,他们把一盆一盆的冷雨不计后果,不分场合,稀里哗啦全泼撒了开来,任凭矿区那些五彩斑斓的树啊、花啊、草啊,不停地在风中拼命挣扎,来回摇摆,几乎扑倒。而煤矿工业广场上矗立的那些高大建筑,则被这阵密集的雨水一浇,冷风一吹,陡然打了一个激灵,一下子就从睡梦中清醒了。那些红色的、蓝色的、黑色的屋顶,就像他们大睡一场后刚刚睁开的眼睛,愈发鲜艳明亮,格外醒目,连建筑物上一些裸露在外的金属护栏,也重新闪烁着警惕的冷光。整个矿区因为这场大雨的光临益加精神抖擞、英气勃发,他们甚至因为自己昨夜的放松和贪睡而心生羞愧,反倒在这场骤雨狂风中把腰板挺得更直,把手中的“武器”握得更紧。我敢打包票,秋天的煤矿只在昨晚打了一个盹,天亮雨停的时候就又马上回归了“战时”状态。

矿工在这个季节照例是最繁忙、也是最开心的。

年轻人欢快飞扬的个性自不必说,可以打球,可以恋爱,可以旅游,可以探险,可以放飞无数个奇妙的梦想,“万类霜天竞自由”,都等待着在这个季节去放逐和追赶。孩子是家庭的希望,也是煤矿的希望。中年人最操心的还是自己孩子的学习成长。秋天,正是孩子们新学年的开始,不管大孩子还是小孩子,新学年就是新起点,就是新希望,孩子的学习也得有新打算,新起色。孩子新任的班主任老师还有孩子偏科的科任老师,作家长的矿工即是工作再忙也是一定要主动联系,抽空去见见的。至于考了大学的那几家,庆贺的喜酒当然要喝,请了老师、家中的长辈、亲戚,以及看着孩子长大的工友和邻居。大家都都来了,恭贺孩子升学,展望孩子发展,感叹时光匆匆,再谈一点工作,说一点生活……说着说着大家就都醉了,直到月亮升起来的时候。

年纪稍大一点人的嗅觉,这个季节格外灵敏,即是从井下宽阔明亮的回风大巷走过,也能马上闻到主扇捎来的田野里庄稼成熟的气息。每当工作结束,坐在升井的车上静下心来,不由就想起了远在农村的故乡,想起了自家土地上迎风摇曳的金黄色的庄稼,想起了村头升起的缕缕炊烟,想起了年迈的父母……尽管与他们每晚都会通话视频,也知道他们身体硬朗,生活如常,但在这个收获的季节,还是想抽空回去看看,小住几天。但升井下车的时候,又想起了明天的工作任务,记起了下一班要注意的问题,以及还没有备好的材料、工具,就把故乡的思念又甜甜地压在了心头。

秋天的煤矿,肩上扛着责任,身上流着汗水,虽满脸疲惫,一身沉重,却把一大团一大团的温暖双手奉上,默默无语;秋天的煤矿,在时尚靓丽的梦想和煤炭黢黑的现实之间纠缠着、抗争着、挣扎着,但依然坚守着自己作为一座煤矿性格的所有底色,上演着平常生活的苦涩、繁琐、冗长以及时光静好、岁月如歌;秋天的煤矿,在季节变幻的五彩缤纷和波澜不惊中,顶着逐渐凛冽的西北风,大步向我们走来……

作者笔名:庚申

作者姓名:刘根生

作者简介:现在华亭煤业集团公司培训中心工作,有数十万字散文诗歌作品在《中国劳动保障报》《中国煤炭报》《中国安全生产报》《辅导员》《崆峒》《晚晴》《陇东报》《平凉日报》等报刊发表。

扫码在手机端打开页面
版权声明: 转载本网站原创作品,需在显著位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得擅自修改标题。若违反本声明,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本栏目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