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

从车的变迁看变化……

中国煤炭网 作者:李继峰 2019-07-22 14:28:47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正在界首胡集大良小学读书,周边的十里八村经常放电影,我和小伙伴经常看电影。大伙都是早早吃完饭,在村头桥边约好集中出发。像解放军野外拉练一样,喊着号子,唱着革命歌曲,穿过蛙声四伏的村野,心情甚是澎湃。看电影,不论是战争片,还是故事片,因为那时的文艺文化活动稀缺,大家兴致都特别高。

待到回来的路上,我们几个年龄小的,两腿像灌了铅一样走不动了。正在这时,就会有家庭条件比较好的家长,(或是父亲,或是哥哥姐姐),骑着自行车专程来接他(她)们的亲人。我的父亲在几百里外的矿上上班,我又是家里排行老大,从来不奢望有人来接。眼巴巴地看着那些自行车,听着轻脆的铃声远去,我就非常羡慕,心里想什么时候我们家也有一辆自行车啊。我也可以带着自己的妹妹,到其它村里看电影。

1985年,我进矿当了一名采煤工。当了矿工,收入就高了。为了上班方便,父亲攒了几个月的工资,给我买了一辆凤凰牌自行车。这辆车在当时是非常稀罕的,在我们一起进矿的几十名矿工中只有几辆。有了自己的爱车,心里特别高兴。每到休息日,都会骑着“凤凰”,到处乱跑,淮北、宿州、永城等处,都有多次骑车旅游,哪里有书店,哪有特色餐馆,都摸得很熟。

我非常爱惜这辆凤凰车,钢梁和钗都用黑色塑料缠条缠过,每天擦得锃光瓦亮,过河我背着它,下雨天还不舍得骑。这辆车伴随我当采煤工二年多,后来又伴随我在宿州煤干校学习,每次也都是骑车来回,三年的骑行,给我一个健壮的体魄。即便成家后,也是我们一家的重要交通工具,它一直伴随我十几个年头。矿上的文化生活十分丰富,电影院、录像室、阅览室和书店,矿区都有,无需骑着自行车去看电影听戏了。但是,骑自行车还是我每次参加自学联考,到野河钓鱼,必选通行工具。可以说,是它伴随着我的青春岁月。

到了1995年,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生活水平不断提高,那辆骑了近十几年的“凤凰”,进了废品站。我就花了400多元,买一辆凤凰“小链盒“。这辆小链盒,车小“马力大”,出行带货全靠它。骑着它上班,接送孩子上下学,到液化气站拉气罐,节假日,与妻儿一同去郊游,极大地方便工作和生活。

进入21世纪后,电动自行车上市了,我又用2000元买了辆新日牌电动自行车。电动车不用烧油还轻快,既节能又环保,我在矿区骑电动车,后来爱人也买了辆电动车,除儿子在外地上大学外,我们俩人手一辆,彻底淘汰了自行车,实现了交通现代化。

时光飞逝到2014年,随着煤炭价格上涨,矿工收入不断增加,我的家也从百善矿搬到宿州市大观园小区。看到身边小汽车慢慢多了起来,汽车进入家庭已成趋势,我就和妻子商量准备买辆家用汽车。这时我已经47岁,再不学开车可能此生就没有机会了,我果断地到驾校参加了驾驶员培训班。期间我先买了一辆东风日产小车。功夫不负有心人,到淮北参加科考我都是一次性通过,并在国庆节前取得了驾照。以后我驾驶着这辆日产小汽车入矿区,进市区,走亲访友,外出旅游,夏不怕晒,冬不受寒,既安全又快捷。开着坐着更加舒适。过去向往的家中有车的神话终于变成了现实。

岁月留痕,一切都隐藏在心灵深处,我坐在小轿车里,脑子里时常浮现这样画面:一轮新月挂上树梢,大片大片的高梁掩盖下小路上,一位少年和他的同伴,每人都骑着锃亮的自行行,飞驰而过,轻脆的铃声,伴着高亮的歌声,响彻村野。

扫码在手机端打开页面
版权声明: 转载本网站原创作品,需在显著位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得擅自修改标题。若违反本声明,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本栏目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