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煤炭人

记忆中,母亲的身影

作者:李文龙 2019-04-08 11:05:09

从我记事起,印象最深的是母亲的身影。那时,母亲在家乡做乡村教师,父亲在外地工作,我和父亲一起生活。每次相聚都很短暂。

上世纪80年代初,我家生活比较拮据。记忆中,母亲用节约出来的钱给我买书。昏黄的煤油灯下,母亲指导我识字写字。

我上小学三年级时,有一次不小心被倒下的椅子砸伤了脚趾,我被老师送到了医院。那时,父亲还没下班,母亲接到通知匆匆赶来。趴在母亲的背上,我双手搂着母亲的脖子,滴下的水珠打在我手背上,暖暖的,不知是母亲的汗水还是泪水。

我11岁时,母亲被分到一个偏远的山区中学任教。从此,我们相距大约150公里。当时交通不便,来回坐车、倒车要近6个小时。每逢放假,我就去母亲那里。那时的乡村中学暑假只有20天,我有幸做了一回母亲的学生。母亲讲课很认真,生动形象。如果她发现我没注意听课,会严厉地批评我。她备课时,戴着眼镜,背朝我,极其专注。如果我在她备课时跟她讲话,她会摆手示意我保持安静。她端坐看书的身影,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

后来,母亲教过的学生来看望她。学生们谈及他们的成长,母亲静心倾听。母亲说话和善,待人热情。她是一个老师,也是一个朋友,更是一个家长,似路灯照亮了前行路。

母亲很疼爱我。小住的那段日子,母亲特意买来鸡蛋和西红柿,经常做我最爱吃的手工拉面。在我即将开学的前几天,邻居跟我说:“开学后,你可要好好学习,不要辜负你母亲的期望啊!往常,你母亲从来不舍得买鸡蛋吃。”

时光在兴衰枯荣中走过,我已长大工作。我仍然在外地,离家远,只是交通便利了。可母亲的身体却每况愈下,被查出患有颅内肿瘤。疼痛时,母亲从不喊一声。只要能自理,她从不依靠任何人,坚强地与病魔抗争着。

母亲已离开我们将近9年了。她的身影永远留在我脑海里,永远激励我,温暖我。

扫码在手机端打开页面
版权声明: 转载本网站原创作品,需在显著位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得擅自修改标题。若违反本声明,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本栏目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