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煤炭人

美食记

中国煤炭网 作者:宏伟 2019-03-26 14:28:04

我喜欢做饭,喜欢跟那些红红绿绿,颜色各异,形状不同的食材打交道。人说,笔下生花,在我看来,做饭就是刀下生花,勺下生花,锅里生花。每次做饭,就是听一曲曲锅碗瓢盆的交响曲,能领悟到新的东西,新的收益。

从古到今,中国人一直对吃有研究,也爱吃,发明了成千上万种美食,并把这种嗜好带到了日常生活里,你看,管工作叫饭碗,嫉妒叫吃醋,开除叫炒鱿鱼,占便宜叫吃豆腐,没见到人叫吃闭门羹,张口闭口离不开吃。翻开书籍,记载饮食的著作比比皆是,有名的如虞悰的《食珍录》,林洪的《山家清供》,袁枚的《随园食单》,李渔的《闲情偶寄》,曹雪芹的《红楼梦》。读唐诗宋词,文学作品,也会看到很多关于美食的诗句,如描写螃蟹美食的诗句“螯封嫩玉双双满,壳凸红脂块块香”,描写豆粥的“地碓舂粳光似玉,沙瓶煮豆软如酥”等等。任何一种食材,无论是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还是有腿的,没腿的,长翅膀的,在中国人精巧的手下,经过熘,涮,蒸、煮、煎或熬、涮、煲、烫、卤都可以变成一盘盘画风十足好的美食。

美食也因地方不同,呈现出不同的地域特色。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拿我生活的陕西来说,陕北的吃食和陕南有着天然的区别。陕北毗邻山西、内蒙两省,地处黄土高原,饭食主要以杂粮、土豆和猪羊肉为主,做饭也没有多少讲究和细分,多数是一锅烩,一锅吃,大杯子喝酒,大口吃肉是一种姿态。陕南处于秦巴山区,紧邻四川和湖北,所以陕南菜带有不少的川菜和鄂菜风味。因为靠着秦巴山区丰富多样的食材,陕南人讲究几菜几汤,吃的更为精细,多元。

做饭是一门学问,看似简单,里面的讲究和门道很多。虽然自己的做饭史并不长,至今也没有自己的拿手菜和招牌菜,但喜欢乐此不疲去尝试,也积攒了一些心得和经验。做饭最基本的原则就是,难熟的先下锅,其次下易熟的,最后放可以生吃的,而且一直觉得,蒸比炒好,炒比煎好,煎比炸好。

食材定要选新鲜的,新鲜与否,做出来是两个味道,这些年,逛早市抢新鲜成为我忙里偷闲的一大乐趣。切菜能不用刀就不用刀,手撕是对营养和口味最好的馈赠。

我还习惯做饭放糖,糖是一种神奇的,不可替代的调料,只有经常用才知道它的益处。盐虽然是百味之首,但最好是等到快出锅的时候放,因为它的功能太强大。如果是肉菜,我会在出锅之后,撒上一些小葱或香菜。整个做饭过程中,我喜欢用木质的案板和锅盖,那样不会轻易破坏美食的味道。

很多人讲,做饭只要煮熟能吃就行,这样的理解是片面的,绝对的,这是懒人的思维。一道成功的佳肴,从选材、加工、搭配,再到火候、调味、烹制、出锅,无论程序简单与繁琐,中间每个过程,每个细节都需要付出百分百的热情与爱,不然就会事半功倍。而出锅的一桌美食,应该具有颜色搭配,荤素搭配,营养搭配,摆放搭配合理,口味多变,食医结合的特点。

一直觉得做饭是接近大自然最佳的一种方式,是全身心的与大自然水乳交融。你看,有些人一辈子一日三餐做饭,几乎都是重复劳动,却可以乐此不疲地干一辈子,足见做饭的乐趣与魅力。

‍‍‍

扫码在手机端打开页面
版权声明: 转载本网站原创作品,需在显著位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得擅自修改标题。若违反本声明,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本栏目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