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德国发电“弃煤”挑战多

中国证券报 作者:沈忠浩 2019-02-11 09:31:20

德国煤炭退出委员会近日提议,德国最迟应在2038年前关闭所有燃煤电厂,彻底淘汰煤炭能源。一石激起千层浪,相关提议已经摆到总理默克尔的案头,而外界对德国发电“弃煤”带来的一系列后果忧心忡忡。

1月31日,默克尔就此与16个联邦州州长进行会商后宣布,联邦政府将在5月前制定相关法律政策,以支持“弃煤”带来的结构性变化。与此同时,各联邦州也将出台配套政策,以加快“弃煤”进程。

默克尔指出,“弃煤”是一项艰巨的任务,联邦政府将仔细评估其成本。与此同时,她也暗示联邦政府很可能采纳煤炭退出委员会的提议。

按照该委员会的提议,未来20年德国政府应向受燃煤电厂关闭影响的地区提供至少400亿欧元援助;如果能源价格上涨,政府还应每年补贴消费者20亿欧元。

资金来源是焦点之一。德国副总理兼财政部长肖尔茨拒绝就此进行评论,但他同时表示,煤炭退出委员会对“弃煤”成本的建议是合理的,联邦政府各部门已在预算中编制了高额的投资资金,例如在运输、经济、科技、建设等领域,“现在应该确定执行预算的优先事项。”他强调“弃煤”需得到联邦政府现有预算的支持,这对相关联邦州很重要。

目前,德国联邦政府的财政规划只做到2023年,因此默克尔认为有关资金的辩论为时尚早。然而,“弃煤”的后果不难预见。

从积极方面看,德国持续削减煤电装机容量,2030年前由目前的45吉瓦降至17吉瓦,有助于德国实现2030年的减排目标,即二氧化碳排放量较1990年减少60%。

从挑战来看,核心在于如何成功实现转型。“弃煤”意味着现有的上千个就业岗位即将消失,尤其在德国中部地区。有专家指出,德国政府必须对受“弃煤”影响的联邦州创造新经济和就业岗位做出具体安排,例如除了给予转型项目直接的资金支持外,联邦政府应对相关联邦州自由发展新经济给予支持,包括对数字基础设施的投资。

德国煤电主要供应商莱茵集团(RWE)股东协会对“弃煤”可能造成的裁员潮表示担忧,认为必须对失业工人进行充分的补偿。

对德国而言,经济实惠的电价和电力供应的安全性是重要的竞争因素。如果配套措施不足,“弃煤”可能导致德国电价进一步上涨,对工业部门的影响不容小觑。

德国经济产出的四分之一来自工业部门。相比2010年,2016年德国工业部门总电力支出增加了30亿欧元,达到250亿欧元。同时,德国居民用电价格也在欧洲处于较高水平。因此,有专家指出,德国政府必须控制“弃煤”对电价的影响,例如通过税费杠杆避免能源密集型企业的成本大幅上升。

德国正艰难地走在能源转型的道路上,道阻且长。“弃煤”是能源转型的标志之一,正如德国政府宣布2022年“弃核”一样。然而,能源保障问题、能源转型与经济发展之间的矛盾尚未破解,仍在考验着德国政治家的智慧。

扫码在手机端打开页面
版权声明: 转载本网站原创作品,需在显著位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得擅自修改标题。若违反本声明,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本栏目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