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煤炭人

秋天里的一个爱情故事

中国煤炭网 作者:陈顺梅 2018-08-10 14:06:54

初秋,月光下,一株桂树犹如一位恬静的少女。

纤纤玉指羞涩的绞着发梢,虽低眉顺眼,却芳心躁动。

高高的夜空下,一弯新月,一张同样青涩的脸,无忧无虑在闲荡。她在寻觅心中心仪的情郎。

月儿还小呢,惨白的脸色,长得瘦精精的,病恹恹的,没有阳刚之气。一个懵懂的少年,也许一天只知道打溜溜球、玩脏泥巴。桂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薄薄的气息从谷底慢慢的升起,挡住了那张青黄的脸,朦朦胧胧,时隐时现。

一个粉嘟嘟的小女孩走过来了,她撸了一把还在打着花苞的桂树,桂的灵魂被挤压成了女人们腮边的一缕屡清香,每每掠过男人们的身旁,都会让他们神不守舍,香飘多远,魂去多远,花非花,雾非雾。

世间的男人一个个都抵挡不住桂香的诱惑,天上的月牙儿也一样逃不掉“总有一天你也会掉进我的小酒窝里。”桂树微微一笑,芳心荡漾。

桂树的内心甜甜的,她在等待月儿长大,等他长成壮小伙的时候,她一定要做他日思夜想的新娘。这种遥远的思念似乎有些远得不着边际。不过,有梦终究有希望。

在这个清风徐来的夜晚,桂树有了爱情,她暗恋着高高在上的月儿。有月的关爱和陪伴,使她在那些开得热热闹闹的菊花身旁,在那些长得孤傲高清的荷的身旁,还有那些还在浓妆艳抹不知道什么叫着秋愁的没有理想,没有抱负、没有思想的不知名字的花丛中,她淡定的散发着不起眼的、朴朴实实的清香,释放着一种真正的、透到骨子里的低调奢华。

桂树安静的等待着。每一个有雨或无雨的夜晚,月儿都在看着她,看着她哭,看着她笑,照亮她归来的每一条小路,看着她安然如梦,偷偷搔弄她翠绿色的叶面,轻吻着她顽皮的汗迹未干的脸庞,细细密密的心思编织着一个个绿色的梦。月儿的心思落进了桂树的绿影里“长大了我一定要将终身托付给他,做他最纯净的新娘。”月儿芳心漂浮,太阳大哥出来召唤了都还不愿意回去。

谁会明白,桂树这诞生在悲情季节的物种,定是会让人肝肠寸断的;桂香,这凋零萧条的岁月之中的催情之花,这多愁善感季节的荷尔蒙,让每一个情致低落的俗人也更加心生惆怅。

谁又会明白,月儿这个情致高雅的物种也会勾起每一个人的思念之情,让人想入非非。“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新月如佳人,出海初弄色”。

中秋时节到了,“我要做他美丽的新娘”桂树和月儿都在想。

是季节渴望有她,还是她渴望这个季节,桂树微微抬头一看,月儿渐渐的长满了,健硕的身形,是一个壮实的男子。她窃窃的低笑,笑声让在树上小憩的秋虫感到莫名其妙。月光越来越明亮了,她掀开了头顶的薄纱,一张不施脂粉吹弹欲破的美人的脸?桂树疑惑了,这是佳人还是帅哥?等待,终究是一场空欢喜,桂树的泪在每个清晨洒了一地又一地,淡淡的惆怅飘满这个秋天,几乎所有的物种都开始潸然泪下。

月儿呢?她张开明亮的眸子寻找那日思夜念的情郎,多少个黑夜里,他自信挺拔的身影在风雨中屹立,如黑夜里的一支标杆,他的精神和意志让她感动,他早就是她心目中一个坚强的神话。远远地,她闻到了桂树特有的女人气息,看清了,终于看清了,一个和她一样多情俊俏的脸庞,这分明是一个温柔贤淑的女子。每一个等待的夜晚都被清风化为乌有,是寂静的夜空给她开了一个玩笑。月儿伤心了,滑进厚厚的云层不再出来,今年的十五为什么看不见月亮,那又大又明亮的月亮到哪儿去了?俗人不明其理。月儿万念俱灰,日渐消瘦成一把刀,这把锋利的刀是否可以剪短情思和忧伤?

中秋之夜,谁是谁的新娘?

俗人永远也不知道她们的爱情故事。只有清风知道,秋虫明白,两个傻傻的女人都在做着一个空空的梦,到头来,谁也成不了谁的新娘。

扫码在手机端打开页面
版权声明:转载本网站原创作品,需在显著位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得擅自修改标题。若违反本声明,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本栏目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