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煤炭人

父亲的礼物

中国煤炭网 作者:侯波 2018-06-14 11:32:15

记忆中父亲的爱,就像打了马赛克图像,模糊不清。从小父亲对我管束非常的严格,在他奉承的棍棒底下出人才谬论中我没少被父亲用棍子教训,所以,父亲留给我的儿时的印象就是怕,没有爱可言。

在上幼儿园时,从母亲把我领进学校的第一天开始所有的上学路上都只是我一个人,没有玩伴,没有父母陪伴,但我总能看到同学身边父母的陪伴影子,那时我知道母亲在砖厂上班,每天早晨母亲给我一个馒头当早餐就把我打发去学校,而父亲总是起早贪黑的看不见他的影子,直到小学时我才了知道,父亲在15公里以外的煤矿上班,每天要骑着自行车来回30公里。所以基本上都是很早就出门,很晚才进门,虽然那时家里很苦。但和周围邻居家的小孩比起来我是幸福的,因为父亲是国有企业的煤矿工人,有固定的收入,再加上村子里只有我家有一台黑白电视机,很多人晚上都会聚集在我家围着看电视,也正因为父亲是一名有着正式工作的煤矿企业工人而受到村里人的尊敬,而因我是一名矿工的儿子也同样受到了亲邻的爱待。

在童年的时光里,因为父母工作的忙碌,我的幼儿时代基本上都是在奶奶的陪伴下度过。直到高中时代,那一年我读高二,性格正处于叛逆期阶段,喜欢穿扎眼的衣服,做事我行我素,因为学习还将就,所以老师对我的言行也是睁一眼闭一只眼,记得在下半个学期,期末考试来临之际,一天中午我在教室的走廊里看书,突然看到教室里的聚集了很多人,吵闹的要准备动手,我看到被欺负的是我的同桌,就挺身去劝阻,结果我呈现在这次混战之中,成为了被处罚的一员,在教导处办公室里我意外的见到了从未对我学业关心过的父亲,几个月没有见到父亲的我怀着高兴和激动的心情想去和爸爸解释、去诉苦、去寻求安慰,然而盼来的却是父亲响当当的一巴掌打在脸上,火辣辣的痛从天旋地转的大脑里传来,泪水像洪水一般不受控制的从眼睛里涌出,我咆哮着质问父亲你为什么不听我一句解释就出手打我?老师在一旁看到父亲打我这一幕才赶紧把父亲从我的身边劝阻开,事后所有的孩子家长都到齐了,事件也调查清楚了,因为我的同桌打篮球时冲撞了其他班的同学,课后到班上闹事,我过去劝阻被安上一个帮凶的名头,老师也和父亲做了解释,表明我只是劝阻方式不对并未参与,在父亲知道我并没有动手参与打架时,他看我的眼神里充满了愧疚,而我心里的恼恨迫使我从离开学校到回家的途中没有和父亲说一句话,晚上睡觉的时候奶奶偷偷给我煮了5个鸡蛋,让我送两个去给父亲,我坚决不去,奶奶耐心的做到我的床边,悄悄告诉我孩子,今天是你十八岁的生日,你爸爸特意请假从街上买了你爱吃的蛋糕,因为常听你妈唠叨说你们从小就没有过过生日,想着你十八岁要成年了,所以你爸爸特意请假休班给你准备了好多好吃的,谁知道中午老师打电话来说你在学校和别人打架,你爸爸直接从街上就急忙赶到你的学校,途中还摔了一跤把自行车和蛋糕都摔坏了,到现在一口饭都还没吃呢。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从不过问我学习情况,从不参加我家长会,从不问我学校生活的父亲,为什么会在第一时间出现在我的学校里。听完奶奶的话,泪水又开始在我的眼里打转了,我拿着煮熟的鸡蛋走出房间,看到父亲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大口大口的吸着烟,此时从背影看去我才发现父亲的背已经弯曲了,儿时印象中那茂密漆黑的头发,此时已经变得稀疏花白,我走到他的身边坐下,把手里的鸡蛋伸到他面前,低着头,说了一句对不起。父亲微微起抬头,用手抚摸着我的脸,问我还疼么?我摇了摇头不疼了,可事实上父亲的力气很大,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手指留下的淤青还有一大片火辣辣的,父亲接过手里的鸡蛋用力将我搂在怀里,说了一句对不起,我再也不打你了,因为从今天起你已经长大成年了!

就这样,在十八岁的生日里我收到了父亲的一份特殊礼物,这一巴掌打醒了桀骜不驯的我,这一巴掌在我心里留下了深深地烙印,这一巴掌让我体会到了父亲不一样的爱……

至那以后,父亲兑现了他的承诺,从毕业参加工作,到结婚生子,父亲就再也没有责罚过我。

扫码在手机端打开页面
版权声明:转载本网站原创作品,需在显著位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得擅自修改标题。若违反本声明,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本栏目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