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煤炭人

酒醉的端午

中国煤炭网 作者:王敏 2018-06-14 10:42:34

儿时的端午,不仅飘着粽香,还弥漫着酒香,现在每每想起,便沉醉在记忆的酒香里。

八十年代初期我还是一个顽童,我们山里人家过节不像现在这般讲究,但也其乐融融。

记得那年端午,我清晨起床,尾随着奶奶和妈妈包粽子、煮粽子,两个香粽下肚,我又追着哥哥和姐姐去田间地头寻艾叶和菖蒲,我们兴冲冲地找回来后,父亲将艾叶和菖蒲挂在大门两边,接下来便是泡雄黄酒。

父亲将封存的土坛子酒拿出来,放上雄黄、蒜瓣、艾叶、菖蒲之类的东西,用筷子搅拌均匀后放到橱柜里,父亲说要等吃晚饭的时候全家人喝。

我闻着香气四溢的酒香,看着为节日忙碌的家人,心里好高兴,这里搞搞,那里摸摸,母亲一边忙着手里的活,一边生气地呵斥:“跳出跳进的,老实呆着。”我委屈地爬在院子里的石凳上玩,爷爷走过来笑眯眯地说:“来,帮爷爷卷叶子烟,要是你做好了,晚饭的时候,爷爷给你酒喝。”我欢喜地扑进爷爷怀里,接过他递过来的旱烟盒子,熟练地为爷爷卷好烟卷,放进烟锅里点着。爷爷吧嗒着旱烟,享受地微闭着双眼说:“我孙女点的烟香,一会给点酒喝。”

晚饭的时候,爷爷果不食言,他将我揽进怀里,用筷子头沾了一点雄黄酒放进我的嘴里,火辣辣的感觉满嘴跑,我马上闭着眼用小手捂着嘴巴,我的怪摸样把爷爷逗乐了,他又蘸了点酒送到我嘴里,这次我砸吧几下嘴连着口水咽了下去。爷爷哈哈大笑,他抹一把花白的胡须,呷一口酒说:“不错,这才像我们老王家人。”辣味一过,满嘴生香,我看着爷爷小声地说:“我还要。”爷爷又用筷子头蘸酒喂我,我痛快地接了,爷爷又开心地哈哈大笑起来。他夹了一片腊肉,细心地把肥肉吃尽,将精瘦的肉喂我。几滴酒,几口肉,我吃得那个欢,家人被我的小模样逗乐,每个人都借着欢乐的气氛喝点雄黄酒,家庭的温馨浸泡在酒香里,越喝越浓,越喝越醉。

不知不觉中,我的小脸红扑扑的,爷爷抱起我喂饭的时候,我痴痴地笑着不吃饭也不说话,家人这才发现那几滴酒醉倒了他们的小可爱,个个觉得很好玩,也很开心,他们揪着我的小脸蛋逗我,我也不反抗,只会傻傻地笑。妈妈一边嗔怪我贪嘴,一边笑着将我抱上床,之后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第二天起床,妈妈已经煮好红米稀饭等我,我端着碗想起爷爷喝酒的模样,对着稀饭呷了一口。妈妈生气地抢过碗:“好好吃,下次再喝酒,打断你的小腿筋。”“哦!”我不情愿地答应着,妈妈将碗递还给我,趁她不备,我又吸了一小口,滋味美极了,残留着端午的味道。

扫码在手机端打开页面
版权声明:转载本网站原创作品,需在显著位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得擅自修改标题。若违反本声明,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本栏目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