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煤炭人

童年的夏天

中国煤炭网 作者:岳新京 2017-11-14 10:30:13

我的童年生活在秦岭山下一个叫马场的小村庄,这里东、北两面有高原,南面临山,像一个簸箕形状,马峪河沿村东边高原边流过,驶入渭河。据史料记载,这里是皇家的养马场,相传有一个大财主,相当富有,民间有谚语这样形容,吃水不靠天,地上有99个冒水泉,吃面吃的是飞箩面。

在我童年的记忆力里,有条小溪穿过整个村子,水清见底,十分甘甜。夏天,村人坐在小溪边树下的石头上吃饭、聊天,吃完饭顺手把碗以洗,洗碗水直接浇到自己的菜地,然后舀碗水喝,那感觉比现在任何饮料都要美。小溪两旁是家家户户的蔬菜地,黄瓜、西红柿、辣椒、白菜、豆角,青菜随处可见。每当夏天来临,核桃、苹果、梨、杏、梅子、西瓜、香瓜,都开始挂果,有的已经成熟,可谓是漫山遍野瓜果飘香。

暑期到来,马峪河更是孩子们幸福的游乐场。中午吃完午饭,孩子们三五成群结伴来到马峪河,在自己喜欢的开拓的水域嬉戏。一会儿比赛看谁在水中憋气时间长;一会儿比赛谁游泳游得的快;一会儿分组打水仗;一会儿比赛扔石子。在这当中,有的在洗衣服,有的玩狼吃娃,累了躺在热烫的大石头上晒太阳,然后堵水抓鱼、抓螃蟹。饿了,就漫山遍野的去找自己喜欢能吃的瓜果,或者回家吃饭。

吃过早饭或晚饭,我们结伴而行去马峪河放牛、放羊、或挖猪草。最风光的是骑牛去放牛,老黄牛总是慢腾腾的迈着方步,偶尔也会因上坡、下坡无法抓牢被牛摔下来擦破皮肤,但这也阻挡不了我们骑牛放牛的热情。把牛、羊赶到马峪河以后,我们就玩猫捉老鼠、老鹰抓鸡、狼吃娃等游戏,男孩也经常进行摔跤、赛跑。偶尔会到河边的玉米地、土豆地里掰玉米、挖土豆,捡些柴火烧烤。太阳落山,我们赶着牛羊各自回家,队伍浩浩荡荡,当然,一天的快乐也会寂静下来。

晚上,大人拉出竹席铺在场里,盖上单子,看着天上繁星点点,周围知了不知疲倦的大声叫着,还有此起彼伏的青蛙叫声,偶尔也会听到夜行人的咳嗽声和大黄狗的叫声,大人们偶尔讲一些鬼神的故事,慢慢进入梦乡。

整个童年的每个暑期都重复着这样的快乐,也常常令我回味无穷,想儿时的伙伴,想家乡的山水,想家乡的一瓜一果一草一树。如今,新农村建设让家乡楼房林立,水泥路四通八达,田地也被平整的方方正正,机械化耕种取代了老牛耕种,种地不再像以前那样辛苦。闲暇青壮年或进城务工,或当老板忙于生意。家家户户都装上闭路电视,开上了小车,幸福洋溢在每一个人的脸上。但童年的夏天记忆让我体会到,走进新时代的巨大变化才是我儿时的梦想。

本栏目其他新闻